欢迎来到众赢红木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热门产品

    联系我们

    刺猬紫檀品牌分享2017年首件千万元级家具成交
    • 产品名称 : 【刺猬紫檀品牌分享2017年首件千万元级家具成交】
    • 发布日期 : 2021-02-27 10:53
    产品图集

    明末清初的黄花梨家具无论是质量,还是收藏价值都广为业界所认同。此外,近年来黄花梨的稀缺,更是引起黄花梨家具的“收藏热”。昨天(1月8日)傍晚开始,“和珅旧藏——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屏风”在朋友圈中引起热议。4900万、黄花梨屏风、拍卖史上最贵屏风记录,这三个关键词不停的引起惊叹与感慨。这件给2017年家具拍场带来“开门红”的屏风来头可不小。据说嘉庆四年正月十六,嘉庆皇帝列和珅二十大罪,抄家籍产,而此屏风正列其中。由于屏风共 图5-21 居住意识、居住空间、生活型式和阶层的关系图Fig.5-21 The relationship among resident consciousness, space, type and hierarchy有12件隔扇,隔扇雕“福”、“禄”、“寿”三个古体异形汉字,故而称其为“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屏风。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高3.3米,长6.6米,体积硕大,构思缜密,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震撼。再仔细的看看,每块绦环板上都透雕着螭龙纹,周围以回文装饰,严正规矩,典雅大气。和它相对应的螭龙纹则灵活许多,有的相抵有的尾部相交,怒目瞠口,宛如活物。回顾往期的拍场家具,我们会发现大型明清屏风的“行情”不乏千万级别的。这里,我们来一一盘点:3047.5万元成交清乾隆 御制紫檀掐丝珐琅蓝地百宝嵌四季花卉屏风(八扇)2015年6月北京保利春拍「清乾隆御制紫檀百宝嵌屏风,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玉器、工艺品」专场,一套“清乾隆 御制紫檀掐丝珐琅蓝地百宝嵌四季花卉屏风(八扇)”,以3047.5万元成交。这件屏风边框精选上等紫檀木制就,色泽深沉静穆,包浆莹润醇厚。围屏为五抹式,每扇立材与横枨组成框架镶入花板。从风格上来说,大量出现在乾隆皇帝晚年为自己精心设计的归政养老之地宁寿宫花园中。2354万元左右成交清康熙/雍正 硬木镶缂丝绢绘六十寿屏风(十扇)2015年12月香港佳士得秋拍「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有一款硬木屏风拍出了2354万元左右的价格。根据屏风的造型、绘画风格、缂丝特点、漆器及斑竹製作工艺等方面综合分析,这件“清康熙/雍正 硬木镶缂丝绢绘六十寿屏风”为清宫造办处所製。这件巨型的宮廷屏风高288厘米,长680厘米,共10扇。集合了硬木雕刻、绘画、缂丝、漆艺以及斑竹、镶嵌等多种艺术装饰手法。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屏框之间的合页,通常所见的合页大多为180度折合,而此屏风合页则可360度双面折合。从清宫遗存的大量屏风看,360度折合的屏风不在少数,然大多为纸绢交叉裱煳,或丝绳交叉连接,使用360度铜质合页者极为少见。2120万元成交清乾隆 紫檀雕福寿八吉祥嵌百宝十二扇屏风(十二扇)2016年12月北京保利秋拍「禹贡——御座与重屏之间 古董珍玩之夜」专场,备受瞩目的重屏“清乾隆 紫檀雕福寿八吉祥嵌百宝十二扇屏风”,以2120万落槌。这件紫檀百宝嵌围屏每扇六抹,楣板开光中,雕祥云五福(蝙蝠)捧寿纹;裙板开光中,螭龙纹为边饰,内雕福庆(蝙蝠、盘)双全纹;整体边框上,雕梅花纹、蝙蝠纹和佛教八宝纹。1037万元左右成交清十八世纪 红木嵌暗刻描金寿石杂宝彩绣瑞景图屏风(六扇)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广义的风格,可以指文艺作品的时代风格、民族风格、地域风格,是建立在共性及近似特征基础上对差异性的区分和归类,这种区分既存在整体上的模糊性,也保持了对个体具体性的认同。首先,风格是对具有共同特性的一类事物的抽象概括,其能够阐释该类事物的典型特征;同时,风格还是具体的,是对存在着的艺术品特征的描述,风格不是附加于艺术作品的,也不能把艺术品的各个部分统一起来。皇尊瑰宝 清代宫廷珍艺专拍」专场,一件“清十八世纪 红木嵌暗刻描金寿石杂宝彩绣瑞景图六扇 现代中式家具要实现与人的和谐,使其成为能够被人使用、方便使用并且舒适地使用的家具,这就需要在基本尺度和功能设置上符合人的生理尺度和需求,这也是家具设计展开前需要明确的内容。但是,当前市场上的现代中式家具之所以未能得到消费者的普遍认同和广泛接受,其中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家具基本上延续了传统中式家具的样式、功能,甚至是尺度和比例关系,而未能站在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上去考虑变化的要素,因而一味地沿用旧制、“以古为师”,导致了家具形式过于因循守旧、泥古不化,使得家具的尺度和功能设置与现代生活相脱节。总体来看,现代中式家具设计中对人的静态行为分析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屏风 (3)数量关系的家具比例和尺度”,以1037万元左右落槌。六扇屏风嵌宝题字分别为:凤麟呈瑞、尧天舜日、海屋添筹、车书一流、太平景象、洪福齐天。来源:文/知木网  图片/ “道与器”被称为“中国易学和哲学的一对范畴”, 关于二者的关系,宋、明、清时期的哲学家曾展开激烈的辩论。如理学家朱熹、程颐等认为道为形而上者,是器的根源;王夫之则提出“道者器之道”的唯物主义观点,明确规定道和器是抽象原则、普遍规律和具体事物之间的主从关系,但强调原则、规律来源于事物。事实上,在中国传统造物中,道是器的规矩,器是道的载体,二者是紧密相融的。作为道之层面的和谐理念也并没有完全保留在哲学论述之中,而是借助诸多象征形式物化在“器”的应用之中,在建筑、园林、绘画、书法、工艺及音乐等领域都有所应用和体现。 正大研习社、退藏、雅昌艺术网、博宝艺术网等 标签: 家居新闻 黄花梨

    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定做 红木家具价格 红木家具厂 红木家具店 刺猬紫檀新闻 缅甸花梨品牌 红木行业资讯